脊肌萎缩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国人一定要认清关键时刻拯救中华民族的是中 [复制链接]

1#
北京最好的手足癣医院 http://news.39.net/bjzkhbzy/210117/8598844.html

西医一向以科学自居,看不起中医,也反对中医介入治疗。可是一场新冠疫情把西医治病的局限性、副作用充分暴露了出来。西方发达国家是西医的发源地,可是正是他们对新冠病毒却束手无策,各种变异病毒不断出现,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在古代,传染病名称很多,有疫、疫疠、疠疾、天行、时气、时行、温疫、温病、伤寒等。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人民已认识到气候的失常能导致疾病的流行。如《黄帝内经·素问》指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如何得不相易者”。说明当时的疫病传染性非常强烈,曾引起大流行,无论老少,发病的症状表现相似。

就病因病机而言,认识到有风、寒、暑、湿、燥、火的外部致病因素,也有人体自身抵抗力强弱的内在原因,体现了中医学内因以外因为发病条件的外感病的辨证观点。

此外,还强调以预防为主,提出“治未病”的思想,采用“全神养真”、“避其毒气”、“顺应四时”、“调七情”、“节饮食”等措施。这些认识对后世医学的发展和对传染病的防治起着指导性作用。

东汉末年,传染病一度广泛流行。著名医学家张仲景的家族也未能幸免于难,他从此立志学医,总结了汉代以前和自己对多种急性传染病的征候变化和治疗方法的经验,终成《伤寒杂病论》一书。书中记载的比如伤寒、中风、温病、霍乱等病,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大多属于急性传染病范畴。对其脉象等临床表现、病程、病机、传变等方面作了较详细的阐述,并创立六经辨证体系。

随着对传染病的深入研究,许多专著不断问世。如明代郑全望的论述恶性疟疾专著《瘴症指南》,沈之问阐述麻风病的《解围元薮》,万全论述天花、麻疹的《片玉痘疹》、《痘疹心法》等。

特别是吴又可的《温疫论》,则是专门论述急性传染病的专著。吴氏提出了许多独特的见解,例如在病因上,他认为传染病是感受了自然界特有的一种“异气”,也称杂气、疠气、戾气,是一种特殊物质;在流行性方面,认为戾气有强烈的传染性,无问老幼,触者即病;在感染途径上,认为戾气主要从口鼻而入,初起邪气伏于半表半里之膜原;在治疗上,吴又可主张客邪贵乎早逐等观点,创制达原饮等。在没有显微镜的年代,吴氏的许多学术观点具有先进性,并对今天的湿热类传染病仍有指导意义。

新中国成立后,中医学继续得到发展,并在防治急性传染病、急性感染性疾病尤其是病毒性疾病中取得可喜成就。—年,我国部分地区乙型脑炎流行,应用温病学理论和方法收到了良好效果。如石家庄地区采用白虎汤加味治疗,降低了乙型脑炎的病死率,提高了治愈率,减轻了后遗症,得到医学界的认可,在很大程度上纠正了中医不能治疗传染病的偏颇思想。

远的不说,我们回想西医进入中国这一百多年以来,中华民族也经历过多次疫情,但关键时候能救中国的是中医,而西医除了花大把的人民币留下一堆后遗症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作为!

近几十年来,不同地区先后发生了危害广大人民健康的传染病,如麻疹、小儿麻痹症、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性腮腺炎、白喉、疟疾、流行性出血热、登革热、病毒性肝炎、流行性感冒等,各地中西医工作者团结协作,取长补短,摸索出许多宝贵经验,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

年北京地区流感肆虐,在许多病人使用抗生素一周后发热仍不减轻的情况下,中医药专家研制出“感冒合剂”应用于临床,3—5日痊愈,中医药又一次发挥了对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优势。

又如年的非典,卫生部不准中医介入救治,是吴仪副总理批准后中医才进入治疗的,死亡率马上下降了80%!后来的甲流,中医及时介入,又打了一个漂亮仗!并受到了世卫组织的肯定和表扬。

年末,一种世界首次发现的烈性传染病突然袭眷击广东,佛山、中山、河源相继发现了类似的病人。

这种后来被定名为“非典型性肺炎”的疫病发生之初,并没有人敢去惊动邓铁涛。没有谁敢去请这个87岁高龄的邓老到传染区会诊,没有谁敢去给他老人家下达任务。但是这个在捍卫生命的疆场上驰骋了大半个世纪的老中医要求自己:“绝不能袖手旁观”!

年1月28日早上,邓老的弟子邹旭,医院二沙岛分院,会诊心脏病患者和一-位患有侧索硬化肌肉萎缩的俄罗斯患者。在路上,邹旭忧心忡忡地告诉邓老,他的妻子(急诊科护士长)感染了“非典型肺炎”已经3天了,高热不退。邓老根据所报告的病情症状,提出处理的意见并强调必须停用抗生素与激素。

在二沙岛会诊之后,送邓老回程之时,邓老再一次严肃地对邹旭说:你必须马上回去把抗生素与激素停掉!用中药治疗。邹旭回去按指示把抗生素停掉,辩证处方,寄望于中药。值班医生在旁说,停掉西药行吗?邹旭坚持用中药治疗妻子3天后,烧退了,肺部的炎症改善了,看来可以逃过一劫了!

就这样,邓老在第二线拉开了介入抗击“非典”之战的序幕。

后来,国家科技部中医药科技情报所所长贾谦等为抗击“非典”,到广州中医药大学调查研究,访问邓老:中医能否治疗非典?中医对非典的诊治有什么看法?访问后建议邓老赶快写文章,以便全国中医介入抗击“非典”时参考。

邓老第二天便执笔为文,写完重要的部分,又授意其学术继承人邱仕君教授接着把文章写完。因为这是--种从未见过的传染病,必须言之有据。因此邓老让邹旭把他诊治妻子的典型的“非典”病案,详细整理出来放在文章的后面,以证实中医的确可以战胜21世纪的瘟疫。邹旭于4月下旬还代表邓老参加在北京由贾谦等组织的介绍广东抗击“非典”经验的会议。

年2月中旬,在广东省名老中医座谈会上,邓老谈到“非典”的致病原因和走势时说:“按《黄帝内经七篇大论》中五运六气的学说,年是火运不及之年,司天之气,为太阴湿土;在泉之气,为太阳寒水。所以这--年的气候以湿寒为主导。

在防治非典的过程中,中医药的作用是逐步被人们认识的。

非典疫情发生之初,以中药预防非典几乎是在完全自发的状态下进行的,随意性较大。4月10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迅速出台非典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4月19日又对方案的预防部分做了修订,指导百姓正确使用中药预防。但此时,中医药尚未充分参与对非典的治疗。卫生部发布的推荐治疗方案,只有一条提到“可选用中药辅助治疗”。医院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尝试和经验,开始引起人们的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